上海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阿光回头看了看那栋建筑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上海汽车网

阿光回头看了看那栋建筑,摇摇头叹了口气。

等车的人群无奈地看着马路前方。阿光用脏兮兮的袖子抹掉流进眼睛里的汗珠,垂着头,一步一步走到人行道中央。

一辆卡车正飞奔而来,司机立即刹车并使劲按喇嘛,从车窗里探出半截脑袋,冲着阿光一顿乱吼。

阿光回头看了看,原来是红灯,路边的人都睁大眼睛看着他。阿光吁了口气,不过,片刻之后,他笑了,不合时宜地笑了。

如果,那辆卡车真的把自己撞死了,倒一了百了,阿光灰心地想。

用最后一点钱,阿光坐上了回去的车。同车的人对他指指点点,有的开口说:“小伙子,遇到挫折要坚强一点,不要轻生啊!”

阿光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是一位面目慈祥的老人。如果父亲还在世,应该也会关心他吧。

想到父亲,阿光又忍不住抽泣起来。大男人,在公众场合哭泣,阿光心里想强忍,但眼睛还是红红的。

阿光觉得自己辜负了父亲,甚至愧对他。他已经为此哭过好几次了。

父亲生前唯一的梦想就是让阿光努力争气一点,将来过上好的生活。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终于让阿光读了大学,阿光表现的很好,他感到很欣慰。

阿光读的是医学专业,成绩优异,拿过许多奖学金。阿光在医学上小有成就,被校友称为医学小专家。

毕业后,阿光租了间便宜的房子,用几年积蓄买了一些医学器材和试验品。大学期间,他曾有一项很有名的医学研究。这项研究如果成功,会彻底改变阿光的命运。

尽管失败了无数次,阿光不会放弃这项研究。他一直潜心做着实验,好几次实验差点就成功了。

阿光似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心里高兴的难以抑制。

可是,就在阿光有所突破的时候,父亲却去世了。阿光没有工作,甚至花光了所有的钱,阿光突然感到这个世上,他无依无靠。

一切就像噩梦一样,突然降临在阿光的身上。阿光从美好的天堂一下子坠入无法自拔的泥沼。

阿光不是那么轻易就放弃的人。办完父亲的丧事,阿光振作起来。现实,无论如何残酷,他必须选择去面对。

以自己在学校学到的优异医学理论和实践知识,加上本科文凭,阿光觉得找一份工作并不是一件难事。

然而,现实却出人意料。阿光连续跑了十几家公司,都没人愿意要他。甚至,一些小的单位也拒绝用他。要么,他们都不缺人了,要么就说阿光不适合那一行,甚至一开始就否决了阿光。

阿光实在找不到任何被否定的理由。

各种各样的拒绝理由,阿光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包括今天这次。阿光真的有点绝望了。

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是那项研究。如果成功,将会彻底改变他的命运。

2

连续几个月,阿光的工作仍无进展,而他身上的钱也差不多快花完了。

城市之大,却无他容身之所。

最后一天,房东毫不留情地将正在做实验的阿光从房间里拉了出来,并打翻了他的实验器材,打碎了许多东西。对于房东来说,没有什么比房租更重要。

阿光看到满地的碎片,那刚刚配制好的药水洒落一地时,心里跌入了万丈深渊。阿光晕了过去。他不记得多久没有睡觉了。

“已经欠了两个星期了,每天都说付房租,就看你这幅德行,怕你一辈子也付不起了。大胖子房东横着眼睛怒视着倒在地上的阿光,并吐了他一口唾沫,”哼,装死?还有几个房客要等着搬进来呢,老子没工夫在这跟你耗!“

阿光微微抬起头,看着那一地碎片和药水,他已经不在乎什么尊严了。

傍晚,阿光带着损坏的仪器,默默走进郊区的一处贫民窟。这里是流浪者的天堂,这里是城市的垃圾站。无论如何,他还可以继续他的研究。

满眼望去,是一排排高高低低的破旧瓦房,围在一栋高大建筑两边,建筑上高高悬挂着几个大字:“污水处理厂。“另外一边,也有类似的建筑,像废水处理厂,垃圾回收站。

阿光向一栋空屋子走去。

途中,几个乞丐模样的人,拿着棍子或破碗,紧紧盯着他,直到那边传来一声轰隆的声音才四散而去。阿光转头看了看,是一辆垃圾车。那几个乞丐已经等在了垃圾车的四周。

一大批垃圾从车子里滚了下来,乞丐们你争我抢,扑在垃圾堆里。半天之后,有的拿着一瓣烂苹果,有的用手捏着黑乎乎的面条,有的用舌头去舔可乐瓶的口子……

阿光忍住胃里的翻腾,闭上眼睛,好一会儿,他才有勇气睁开眼睛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

车水马龙的繁华都市,那些躲藏在阴暗角落里的流浪者从不会有人注意。他们就像暗无天日的下水道里的老鼠,整日穿梭于发臭的垃圾之中,永远不会见到阳光。

这是阿光之前对他们的定义。而现在,他就要变成他们其中的一员了。

阿光努力把所有的尊严和荣辱观都从脑海里抽去,试着跟他们一道去扒垃圾。但当他把发臭的馒头往嘴里送时,他就感到心理和生理、浑身上下每一寸都及其不舒服。

但理智告诉阿光,如果不这样做,不融入他们,他很快就会被排挤出去,依然要面临这样的命运。

这就是他的命运,无法更该。

阿光鼓起勇气,终于吞下这个馒头。那一刻,他几乎没有任何知觉,之后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空荡荡的肚子倒也充实许多。

旁边的乞丐们都向他微笑,路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他们开始向阿光介绍自己,并安慰阿光。

阿光也笑了笑,走进自己的屋子。

阿光的屋子很小很黑,没有家具,除了一堆烂草。阿光就睡在草上。

每次捡来的食物还有和他的邻居分享,那就是老鼠。

阿光不想再一个人孤独地生存,他去和另外一个乞丐睡在一起。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阿光仍然没有放弃对正常生活的渴望。他试着继续寻找工作,或者去打杂做小工,但无论他去到哪个工地还是没人要他。

这次,他们的理由是他不合格,他是个乞丐。

阿光一看自己破烂般的衣服,满身脏兮兮的,他冷冷地笑着,他真的是乞丐了。

送垃圾的司机总是嘲笑他们说:“你们这群垃圾,要不要我多带点好吃的?可是,不知道你们介不介意我已经在那些垃圾上小便啦,哈哈!“

野狗追逐他们,还有可恶的老鼠。阿光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他曾想过离开这个世界,可每次看到屋子里到处寻找残羹剩饭的老鼠,他的心就受到了鼓舞,卑微的老鼠都这么顽强地活着,他为什么就这么放弃?

阿光感到自己的身体要彻底垮了,每天还要忍受旁人的冷眼,他的精神也越来越萎靡。

头发和胡须很长时间没有修理过,浑身邋遢,表情呆滞漠然,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还不如那肥不溜秋的老鼠。

白天、夜晚,阿光的同伴总在睡觉,而阿光睡不着。无时无刻,他不在想着一件事。

阿光靠在黑乎乎的墙上,木然地看着在眼边肆无忌惮的老鼠。

“不,我要比那些只知道逃避的老鼠强,我不能就这样被打败,我要做点什么证明我的存在!“

阿光突然大声对自己说,睡在一旁的同伴吓了一跳。

再由海口沿东部海域回到三亚

“发生么神经,快睡觉!“

他试着变坏,做的第一件坏事是偷了同伴的一块手表,那是他刚从废品站捡来的。在一个深夜,他偷偷潜进一栋别墅,打死了那条看门狗。

之后,他觉得这还不够,阿光又在大街上抢了一个皮包,却被人狠狠揍了一顿。他还打了跟自己一样落魄的流浪者,把他的鼻子打歪了,算是拿他出气。

对于一个作恶的人来说,这些都是皮毛,但对于阿光,这些足以让他的思想变得混乱不堪,他从来没做过坏事。

阿光现在终于明白,当人连最基本的需求都不能满足时,什么尊严道德都变得空洞苍白。

不,这些还不够,阿光还想做得更多。

“既然,是你们将我逼上绝路,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阿光恶狠狠地对自己说。

这些日子以来,阿光振作起来,他捡了一段时间的垃圾,攒了一点钱,和仅剩下的一点生活费集中起来,对他来说这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阿光用这些钱到不同超市和杂货铺买了许多材料和一个黑色背包,然后闭门不出,开始废寝忘食地工作起来。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凭着大学期间选修的知识,以及阿光本身刻苦钻研的精神,一个午后,阿光终于做好了这个“东西”。他把这些做好的“东西”全都装进一个黑色背包里。

选择一个日子,阿光要去坐地铁,带着这个包去。

4

上午八点钟,X市李教授的实验室里传来一声惊叫。

“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实验室里,李教授摘下金丝眼镜,抹了抹脸颊上的汗珠,又用双手拽着一旁的助手小张的袖口,极其兴奋地叫道。

说着,李教授就捏着一根装满蓝色液体的试管,两只眼睛眯成了两条缝。片刻后,李教授眼睛恢复了镇静,笑着说:“小张啊,快起来吧,太阳都快晒屁股了,哈哈!”

小张用力揉了揉早已疲倦的眼睛,尽力驱散全身的睡意,激动地说:“这一夜没白熬啊!”

李教授把试管放好,脱下手套坐在椅子上,那张苍老而憔悴的脸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是啊,这项实验花了我多少年的时间,失败了无数次,不过这些都是值得的!”

“真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啊。”李教授又说。

“嗯,”小张点点头,他知道这项实验说归说如果成功,就可能解决当今医学仍然无法解决的一大难题,到时候就会拯救无数生命垂危的患者。

“这是病人的福音,也是整个人类的福音!”小张说起了恭维话,“祝福李教授成功了,这将是全人类的大事,今天将载入史册!”

李教授的有些疲倦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这些都算不了什么。忽而他的表情又变的冷峻,他晃了晃手中的药瓶,“得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晚,接下来还有最关键的一步,得尽快把这些送到省研究室进一步实验检测才行。”

“这么急干什么,先去休息一下吧!”小张关切地说。“您都忙了整整一夜了。”

“不必了,”李教授边说边换衣服,“待会儿肯定会有很多媒体前来询问,不能耽误时间了。”

“我去开车。”小张反应灵敏,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刚转身却就李教授一把拦住了,“这个时候正是上下班高峰,堵车严重,不能开车。”

李教授眼神里有一些忧虑,他踌躇了一下道:“坐地铁,挤是挤了点,可不会堵车,时间紧迫不能有任何耽搁。”

说完,李教授就拿着药瓶匆匆走出了实验室。

小张看着李教授急匆匆的背影,心里嘀咕了几句。不多久,小张拿起衣架上的黑色背包冲出实验室,李教授还没走远。小张追上他,递过包说:“教授,包忘了。“

李教授摇了摇头,急的连包都忘了,每次出行,李教授可从不会忘带这个背包。这可是多年的习惯了。

来到地铁候车厅,李教授坐在公共椅子上,焦急地等车。

露天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李教授一系列卓越的医学研究成果,解决了许多医学难题,多次受到省市领导的表彰,并且被授予荣誉博士称号。

“李教授,你是华佗在世吗,还是孙思邈和李时珍的结合体?”

“欢迎本市著名的李×李教授来到我们的演播室……”

“李教授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不怕幸苦,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开拓创新,不断……”

李教授盯着屏幕,心满意足地笑着。不时,就有人走过来跟他打招呼,有的还要求他签名合影,说崇拜他。几乎所有的中年人、老年人,甚至年轻人都知道他,他在本市的影响力太高了。

在得意的同时,李教授得脸色又变得阴沉。平时,一般都坐私家车,因为他的知名度太高了,上了车肯定会被认出来。李教授可不想被人打扰,尤其是这种时候。

必须想个办法。李教授看到别人戴着帽子,就去去附近的小卖部买了顶帽子戴上,他拉低帽檐几乎遮住了半张脸。

至少不会有人立即认出自己,李教授双手抱胸,一只手紧紧捂着口袋。

一辆地铁呼啸而来,李教授又拉了拉帽檐,站在门口等待车停。

5

地铁在他面前缓缓停下,阿光沉了口气,摸了 前的背包,走进地铁。

阿光找了个空位坐下,旁边是一位紧紧捂着口袋的男人。他一直低着头,身子下倾,像是有些紧张。

阿光把背包取下放在膝盖上,尽量低着头,不让别人能看见他的脸。他的双手抠着衣角,有些迷离的眼光始终对着窗外。

一路上,阿光的心都一直扑通扑通跳着,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恢复镇定,整张脸都呈现出乌紫色。

车子飞快地驶入一条隧道,车窗外变得一片漆黑,恍如进入了黑夜。静谧的车厢,空气似乎凝固了,阿光越来越感到呼吸困难。也许,很快,阿光就会引爆它,一切都会结束。

穿过隧道,白光一下子刺得阿光睁不开眼。阿光用双手始终紧紧攥着背包带,充满疑惑的眼光一直逡巡着周围所有人。

随时,阿光都可能引爆炸弹,到时候让这一车厢里的人为他陪葬。命运的不公,社会的残酷,他不愿做畏首畏尾的老鼠,他要报复!

阿光仇视着周围所有人。

共 100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用短短的文字、几个寻常的情景,让一个人物形象突然之间得以升华,确见,作者不亏是一名叙事高手了。故事很完整,也很耐人寻味,让人掩卷而思,回味无穷。“好事的媒体还找来了卡车司机、大胖子房东、垃圾站司机何贫民窟乞丐,这些人都为阿光这段时间的真实生活提供证明。媒体再加上自己的改编,把阿光塑造成了一位为了医学忍受屈辱、默默奉献高贵的医学家”,现实似乎离我们很远,而又似乎真的很近。真好!。[知音]【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91905】

1楼文友:201 - 1 :05:19 很喜欢你平铺直叙的叙事风格。 为文学的梦想而努力

回复1楼文友:201 - 14:4 :20 平铺直叙可不是好风格,看来我得加油了!

2楼文友:201 - 16:41:52 康有为说,六经不能教,当以小说教之;正史不能入,当以小说入之;语录不能谕,当以小说谕之;律例不能治,当以小说治之。非常赞同康有为的这个观点。

回复2楼文友:201 - 19:4 : 6 呵呵,谢谢评论,不过这小说难登大雅之

阜阳白癜风专科
衢州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月经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