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信了你的邪 第206章 不准开枪

时间:2020-02-18 来源网站:上海汽车网

信了你的邪 第206章 不准开枪

“小漫,是我。”董大柱脱了自己的外套裹住她,心痛又着急。

“不是带了衣服么。”沈迟没有看甄诗漫,侧着脸提醒道。

“哦,对。”齐健拿出袋子,他根本不敢看,怕董大柱疯了会杀人,闭着眼睛递过去。

甄诗漫根本没有力气,只是麻木地看着董大柱,任他给她穿上衣服。

当身体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后,她才像是才回过神来一样,抱着董大柱嚎啕大哭:“带我走,我好害怕……他们,他们抓了好多人,太可怕了……大柱……太可怕了……”

董大柱搂着她,满心都是失而复得的欢喜,骤然听了这话,他血液里正义的烈火灼热地燃烧起来,用力地搂紧她看向沈迟:“沈……”

“打住。”沈迟摆摆手:“你现在赶紧带她回国,这边很危险,我们直接截下她,麻烦事多着呢。”

“可是……”董大柱有些为难地看着甄诗漫:“她说那里面还有很多人……”

齐健缩在一边不敢吭声,沈迟冷笑:“那你现在看看,楼下的人多不多?别废话,赶紧背上她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听了这话,董大柱才像是猛然回过神来一样,连连点着头:“哦!哦!好!”

他弯腰抱起甄诗漫,在抱住她的瞬间,她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脸颊迅速泛出粉色,咬着嘴唇却还是泄露出一丝嘤咛。

“怎么回事……”董大柱面对这样的场面有些愣神,就几秒钟的时间里,甄诗漫已经如水一样瘫软在他怀里,媚眼如丝,两手无力地揽在他脖颈间,恨不能将他死死地勾缠住。

“下了药。”沈迟言简意骇,干净利落将甄诗漫从他怀里拖出来一半,一手刀劈晕再塞回去:“行了,赶紧走。”

“你……怎么……”董大柱张了张嘴,又看看沈迟,再看看甄诗漫,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就直接打晕了呢……

齐健看着董大柱患得患失的样就烦,他心里最是担心他哥的安危,看着董大柱还犹豫不决,劈头盖脸就是一耳光:“别废话了!走!”

他拖着董大柱往外走的时候,回头看了眼沈迟,欲言又止,千言万语最后却只能说一句:“小心。”

沈迟斜倚着落地的玻璃窗,捻着一根点燃的烟略侧着头,闲散地朝他摆摆手:“去吧。”

拍卖会已经结束,人们如潮水般涌出。

董大柱怀里的甄诗漫整个被外套包裹得严严实实,虽然也有人好奇地探头来看,但因为四周都有安保人员,所以并没有人动手来掀开衣服察看。

齐健浑身紧绷,精神高度紧张,虽然被人流撞得摇摇晃晃,但手却死死地抓着董大柱的手腕,怎么也不松。

终于,两人冲出了人群,他们没有往来路去,径直朝着沈迟之前告诉他们的方向跑。

董大柱紧紧地抱着甄诗漫,拼了老命地跟着齐健往前冲。

他们刚刚偏离人群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异常,毕竟拍卖会已经完美结束,原先持枪警械的人精神也放松下来。

但是当他们直接翻跃西边的门,立刻有人吆喝起来:“STOP!YOU!”

见齐健他们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他们才紧张起来,对着他们就是几枪,齐健他们刚好翻过围墙,没有打到。

这段路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等到他们追过去的时候,只看到缓缓飞远的直升机。

“卧槽。”齐健抹了把汗,直接瘫软在地:“累死爸爸了。”

董大柱艰难地翻了个白眼,他再累能有他累?他还抱着甄诗漫呢!

两个人喘了会气,才缓了过来。

齐健往下望,那个港口已经离得很远了,根本看不见了。

“你说,沈迟他……”董大柱咽了口口水:“他不会有事吧……”

齐健哼了一声,大声道:“我哥当然不会有事!”

但是这时候,沈迟还真的有事。

他寻的时机刚刚好,在进来的时候,他就有算过,在一楼的人走到一大半的时候,齐健他们下去是最好的时机。

果然,等到引起人注意的时候,他们已经追不上了,不过他们并没有盲目地去追直升机,而是折返回来查号码牌。

十分钟后,沈迟所在的房间冲进来一大群人。

被数支枪指着的沈迟并不慌乱,慢慢地抽完手里的烟,才抬起眼看着他对面的男子:“有事?”

“沈迟?”身着黑色衬衫的男子浓眉一挑:“你带来的人呢。”

“走了。”沈迟将烟摁熄:“有事?”

说话的时候头都不抬,他的态度之嚣张,完全出乎兰格的预料。

都这当口了,他这么嚣张的底气在哪里?连他带来的人都跑了,他莫非还叫了旁的帮手过来?

不过不管沈迟现在的表现多么奇怪,兰格的目的始终不会更改:“抓住他,不准开枪。”

男子听到耳机里传来的命令,直接退后半步,一挥手。

他不知道的是,沈迟比他听得更清楚。

见这些人真的不开枪,直接上手来抓他,他一脚将面前的人踹飞,两手按在椅子上翻起来扫倒身后的人。

这一脚的力道极为刚猛,房间太小,这几个人避让不及,摔成了一团。

见到了这一幕,剩下的那名大汉眼睛露出了惧色,下意识拔出了刀子。

不准开枪……刀子应该可以吧?

兰格还没来得及制止他,沈迟已经劈手拉过一个人,直接撞在了他手里的刀尖上,鲜血迸溅,沈迟面无表情地将这人往前一推,冷哼一声,右腿结实的扫在另一个男子的手臂上,就势一个下沉,一记手刀劈手夺过他手里的枪,冷冷地指向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的男子:“兰格在哪?”

“……”男子怔怔地看着他,他怎么知道……

兰格朗声一笑,朝着话筒道:“行了,让他过来。”

看来他身边应该还是没有内奸,否则沈迟应该早就过来了,他原本想借着这个机会清一清身边的人的……

男子有些迟疑地看着沈迟:“但是他手里有枪……”

他防备的姿态和犹豫不决的语气让兰格感觉厌烦,一挥手:“让他来!”

张家口治疗癫痫病医院
山西治疗妇科费用
脑血栓瘫痪生活不能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