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憨夫宠妻 第八十一章 绝不能便宜他

时间:2020-02-18 来源网站:上海汽车网

憨夫宠妻 第八十一章 绝不能便宜他

“是是是,如姑苏公子这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赛潘安,风华绝代,简直就是人间少有的美男子,哪是我这等平凡小女子能够得见,自然而然要被公子的风采所折服。”沈竹茹漾着献媚的笑容,奉承之意是这般赤果果的,听着就让姑苏长风不太爽。

“收起你这副恶心的笑脸。也不怕让人看得慎得慌。”姑苏长风伸出一根手指推开沈竹茹凑过来的脸,只差在脸上挂着一副我很嫌弃的标语,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待会出去后配合点,只要你配合得好,出了此处地方,便放你自由。你想去哪里都行。”

“多谢公子。只是,我这么一身装扮不太适合外出吧。而且,我的银子都在我的丫鬟那里。”

“女人就是麻烦。放你离开前,我会给你足够的银子找回你的同伴。”姑苏长风翻了个白眼道,还真没见这样一个明明是阶下囚的女人,却还这般多要求的女人。

姑苏长风与沈竹茹出了那处小阁楼的房间后,便装作一个前来开心的客人,怀中搂着沈竹茹,遇见人的时候便开口佯装调戏一番后,朝着这处青楼最热闹的大厅方向走去。

一路之上,沈竹茹还担心自己这蒙着面纱的样子会引来别人的异样目光。

可是待得一路之上看到了不少类似的蒙着面纱的女子被一些男客搂在怀中,走过之后,心里头却是多少安心了。

姑苏长风倒也算个君子,搭在腰间的手从不会乱动,看似亲密的搂着,实则还保持着一点点的距离。

二人就这般伪装成此处地方的女人与男客顺利的来到迎客的大厅所在。

诺大的舞台,足足五层楼高的回型阁楼,围绕着中央的舞台建造。

整个阁楼的构造,虽是回字形,可看立体形状时,反倒是好像一座尖塔,一层比一层朝着中心位置延伸出来,俯瞰着中央的大厅。

“这是什么地方,感觉好特别的建筑风格。”耳边喧闹的声音,沈竹茹靠在姑苏长风身侧不由略带几分好奇的抬眼望了下头顶的位置,不禁这般问道。

“昭和县中第一楼。”

“排行第一的青楼?”沈竹茹问道。

“可以这般说。不过,这地方的牌匾上挂着的便是第一楼这三个字的招牌。”

“好大的口气。”

“确实。不过,能够一直用着这个名字没让人掀了或是取而代之便知道这地方的后面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姑苏长风应道,环顾着四周,好似在找什么人。

“你在找人?”沈竹茹不由问道。

“嗯。”

“需要帮忙吗?多双眼睛帮忙找人也容易点。”

姑苏长风没答话,不过微微低下头望过来的目光,那明摆着就是不将她当一回事。

“不说拉倒,我还不乐意帮呢。”沈竹茹冷哼道,对于姑苏长风那瞧不起的眼神深恶痛绝,干脆不理他,自个环顾四周随便瞧瞧。

姑苏长风带着沈竹茹从一楼上了二楼,再由二楼上了三楼,在走廊口环顾着所在楼层的客人。

这第一楼倒是有趣,并不设立所谓的包厢,只是以珠帘隔开一段段,让客人围绕着围栏落座,俯瞰着下方的舞台。

越往上的楼层,分隔开的地方越宽,到了三楼时,已经是一条走廊的长度只被隔开两段的距离,只招待两桌的客人。

原本还有些无聊的沈竹茹到了三楼后,习惯性的环顾了这一楼的客人,却怎么也没想到竟是看见楼道对面的围栏处,一袭白衣风华绝代的男子,此刻怀中依偎着一位容貌姣美,媚眼如丝的年轻女子,亲手喂他饮酒。

姑苏长风在这一楼并未寻到要找的那人,正打算朝上走,却发现怀中的沈竹茹的身子居然一动不动杵在那,顺着她望过去的方向,却见那对面的位置上,一袭白衣美得能够让女子都自惭形秽的男子正享受着怀中美人的伺候。

姑苏长风明显感觉到怀中这个小女人的异常正是因为那男子的缘故而出现,莫名的有种很不爽的感觉冒出来。

“小娘子,怎么了?莫非是瞧上了那个比女人还美的男人?就你这副丑模样,你就不怕跟人家站在一起,会羞愧而死吗?”姑苏长风嘲讽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要你管,八婆。”沈竹茹瞪了姑苏长风,出口的话呛得很。

姑苏长风一瞬间就被膈应的说不出话来,可很快便收紧了搂着沈竹茹腰肢的手臂,凑在她耳边,冷了嗓音。

“女人,别惹恼我,我能放你也能杀你,别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你的命还在我手里头。我姑苏长风心情好时还会惜花,而你连狗尾巴花都算不上,你说我可会手软?”

沈竹茹身子一僵,发热的脑子此刻也稍微冷静下来。

糟糕,突然看见慕风华在这里风流快活,倒是忘了身边这位一看就不是善渣的主,沈竹茹立马软了态度。

“公子误会了,实在是因为太突然,我才失了态,不是真的要对你不敬的,消消气,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之前说的话当放屁好了,别放心上哈,哈哈。”沈竹茹陪着笑,伸手拍了拍姑苏长风的胸口,安抚着。

姑苏长风眉梢一挑,“你认识那个人?”

“呃,不,呃,认识。”被姑苏长风那威胁的一眼瞪视,到嘴的谎言立马转个弯坦言承认了对慕风华的认识。

“你家男人?”姑苏长风再度一挑眉,这问得也太准了,虽说她与他如今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却也算是她的男人吧。

“没说话,看来是默认了。”姑苏长风再望了一眼怀抱美人与人说话的慕风华,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容貌确实对女人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你不是要找人吗?还剩下两层,尽快找了,也好走人。”沈竹茹开口道,实在没兴趣看那慕风华与别个女人卿卿我我的模样。

“急什么。既然是你的男人跑到这地方寻花问柳,你就不打算做点什么?”

“你想干嘛。”沈竹茹警惕的望着不安分的姑苏长风,她可不认为这个男人想为她出气,更别提她都没准备好在这种情况与慕风华见面。

而且,她此刻这模样,还有身边姑苏长风的存在,实在不好跟慕风华解释,哪怕也没必要多加解释什么,可一旦闹起来,总感觉不太好收场,更别提她可不认为看起来好脾气的慕风华真的就没脾气。

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吠,吠人的狗不咬。

这话听起来是难听了点,却也不是没道理。

此刻的沈竹茹只觉得头疼,有点后悔认出了慕风华,引起姑苏长风的注意。

早知道就什么都不看了,陪他找到人之后,立马脱身回去,那就啥事都没了。

“自然是认识一番能有如此出众容貌的男子是何等人物,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个黏在你男人怀里的女人的身份吗?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这个女人可不是这第一楼的花魁,而是外带而来的女人。”

“嗯?”沈竹茹瞪大了眸子。

“看到那女子手中的一串红石手链了吗?那便是外带的证明。明眼人只要看到这东西,就知道这女人不是楼中女子,不会随便招惹。”

姑苏长风附耳解释了一句,直接搂着沈竹茹从楼梯口朝着一侧的廊道走去,走到珠帘前,两个魁梧的楼中护卫把手一横,拦住了二人。

“贵宾专地,闲杂人等免入。”冷冷的嗓音,二人异口同声道。

“偶遇故人在此,前去打个招呼。不会闹事,还请放心。”姑苏长风说着不等对方开口,从怀中摸出一块牌子在二人眼前一亮,却见原本还要阻拦的护卫立马换了个表情,缓和了脸上冰冷的神色。

“原来是天级客人,既然您这般说了,定然不会让我等为难,不过,还请客人真的只是与相识之人打声招呼,而不是来生事的,否则也只能得罪了。”

“放心吧。这点规矩在下还是懂得的。”姑苏长风应道,在对方退开后,搂着沈竹茹朝着慕风华所在的位置走去。

越是靠近那边,沈竹茹就觉得越想掉头落跑。

“风华,不知幽儿较之你家中那位如何?”慕风华对坐的青衫男子含笑问道。

“自然是我的幽儿更加美艳动人,岂是那婆娘能够比得上。”慕风华望着怀中的女子,伸手一勾,勾在那滑腻的下巴,笑着应道。

“既是如此,我看等此间事了后,你便将那个女人休离,让幽儿当你的侍妾,至于你的正妻人选,我这个当哥哥的自然会替你选个门当户对,配得起你的女人。”

“再说吧。”慕风华应道,不知为何,今日里总有点心绪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连带着对怀中的女人也是兴致缺缺,更别提对方提到的婚事问题时,他的脑海里竟然突然冒出了沈竹茹那张平凡的容颜。

真是怪事了,怎么偏偏是今日里这般突然的想起家里的那个小女人来。

仅仅隔着一块木板,一帘密实的珠帘位置,沈竹茹把拳头握得紧紧,暗自把牙根磨得咯吱咯吱响。

好个慕风华,这才是他的心里话吧。

她就说嘛,这样一个容貌出众又不是真的傻的男人怎么可能眼巴巴的守着她这么一个容貌平凡的女人一辈子,什么麻烦,一切都是借口罢了。

想要休离她娶个美艳动人的妾侍,再要个身份匹配的正妻。

哼,真当她沈竹茹真的稀罕当他妻子不成。

沈竹茹转身想走,却是让姑苏长风一把拉住。

“就这般走了岂非太愚蠢。难道就不想报复一二?”姑苏长风附耳轻语道,倒是让沈竹茹稍稍冷静些许。

报复?

对,不能这样便宜了慕风华那个骗子。

不过,要如何报复才能不露痕迹?

沈竹茹稍微一回想之前看到的情景,忽而有了办法。

“带我去厨房。我要报仇。”沈竹茹揪着姑苏长风的衣领,压低了嗓音道。

“好。”虽不知沈竹茹意欲为何,可是看到眼前这双忽然亮得有些耀眼的双眸,姑苏长风想都不想便答应了。

带着沈竹茹下了楼,姑苏长风将她带到了第一楼的大厨的独立厨房里头,亮了亮那块所谓天级客人的牌子。

“我的小美人想要借用你这边几样东西,没问题吧。”

“没问题,这边有多余的灶台,客人可以随意使用,不过规矩……”

“懂得,出了厨房,由你们的人检查过后,专门端出去,我们不会再触碰的送到地方。”

“客人请。”大厨笑眯眯的一摆手,便将一半的厨房让出,厨房里的东西随便动用,他自己也在忙着自己的东西。

沈竹茹环顾四周一眼后,很快就挑选出想要的东西。

抓一把杏仁塞到姑苏长风的手中,“把它捏成粉末。”沈竹茹说着转身弄了一把厨房里本就有泡着的小米,放在了火炉上炖,示意姑苏长风将杏仁的粉末洒入锅中熬煮着。

抓一把花生捣碎成颗粒状,丢入油锅中爆香后承装着碗里备用。

沈竹茹削了清脆的黄瓜皮,拿刀拍开黄瓜后,切成指节大小,倒入大汤碗加入调料开始做着凉拌,放在一旁先入为主。

看到一旁还有羊肉,以及百合,直接将羊肉切细长条煸炒一番,加入浸泡过的切丝百合,添加细微胡椒粉与盐巴,加入些淀粉勾兑的水熬煮到收干水份,出锅装盘。

姑苏长风在一旁看着沈竹茹忙碌的身影,扑鼻而来的香气甚至于让一旁的大厨都忍不住回过头来,暗自琢磨着楼里头什么时候居然来了这么一位擅长厨艺的姑娘了。

刚出锅的羊肉丝,散发着阵阵香气,令人食指大动。

姑苏长风不由伸手想要尝尝,却是被沈竹茹伸手一拍。

“这东西你不能吃。”

姑苏长风立马不爽了。

陪着折腾一番,居然不让他尝尝,就算要下药又不差那一根半条的,至于这般小气吗?

“不想出糗,你大可尝尝。耽搁了你的事情,我可不负责。”沈竹茹警告道。

别看这东西看起来很正常,可都是她精挑细选送给慕风华的大餐,岂能让姑苏长风先尝试。

姑苏长风不由皱了眉头。

莫非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这小女人已经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毒?(未完待续。)

哪种钙片好吸收
桂林十佳男科医院
呼和浩特男科医院咋样